juejue

Merlin/Roxy
如果有天他们在一起,一定是he的功劳!!
脑洞超级多的文笔渣懒虫……

弄假成真5(Merlin/Roxy,Harry/Eggsy)

5

逝者已逝,生者仍要继续。将属于曾经的记忆碎片深埋心底,挺起胸膛继续优雅前行。这即是骑士们传承恪守的绅士之道。

Eggsy不认可这点,在他看来这他妈就是狗屎扯淡!如果所有人都不再提起Harry,那他会不会就此被遗忘?还有什么能证明他曾存在过这个世界?难道说靠那些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的太阳报头条新闻来证明他的存在和价值?怎么想这都糟透了!光是想想Harry可能有天会被所有人遗忘,Eggsy就觉得完全无法接受:嘿,这个男人是个英雄!他配的上所有英雄该享有的待遇!

Harry Hart是个英雄,

Gary Eggsy Unwin的英雄。

这一天跟往常一样:Eggsy起床梳洗,给自己和JB准备早餐,然后在用完早餐后不紧不慢的打理自己,最后面向穿衣镜,戴上那副带有Kingsman标志的黑框眼镜。镜中人西装革履,笑容得体,头发因上了发胶纹丝不乱,臂间挂着长柄黑伞,十足十的一副英伦绅士范儿。他对着镜中人微微一笑:早安,Harry。

今天的伦敦交通状况顺畅的简直让人不敢置信!Eggsy提早10分钟到达了总部,要知道他可是个Galahad。他对每一位遇见的同事微笑问好。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今天大家好像都有点儿神秘兮兮的。就连Merlin和Roxy跟他打招呼的时候也一副“我知道个秘密但就是不告诉你”的笑容让他汗毛直竖,总觉得他们在酝酿什么阴谋!回顾自己最近这段时间的表现,Eggsy自认很安分——他没跟Merlin顶嘴,没跟Roxy吵架,也没有在任务中不必要的大量损耗武器装备,应该没什么好给人抓把柄的事情。于是他耸耸肩,坐到属于他的位置上。

今天的会议重点是新任Arthur的正式加冕。是的,在经历了5个多月的空缺后,Kingsman迎来了新一任的Arthur,Merlin也总算是从海量的工作和文件中解脱出来。Eggsy本以为Merlin会直接升任,毕竟他暂代的很不错。不过Merlin对此敬谢不敏,他受够了永无止境的加班和Arthur办公室的意大利真皮沙发。事实上他本来已经在考虑为办公室添置一张床,如果他没有接到那个电话的话。

“你知道谁是新任的Arthur吗,Eggsy?”贴心的Roxy公主无视了Merlin责怪的眼神,忍不住起了个话头,她现在有很多话想马上告诉好哥们儿Eggsy。

“我不知道,还有按照礼仪你该称呼我为Galahad,我亲爱的Lancelot。”Eggsy淡淡指正,换来Roxy漂亮的白眼。“不过我听说Arthur通常都来自圆桌骑士的推举,Merlin已经明确拒绝了,或许,Percival?”

“为了你那声Lancelot,我决定不告诉你某件事了,Galahad。”女孩报复似的把他的称号念的重之又重。男孩儿无所谓的耸耸肩,只见女孩儿笑的神秘又狡黠:“你会后悔的,Galahad,我发誓你会!你根本不知道你错过了什么。”

这种被所有人蒙在鼓里的感觉的确让人有点儿不愉快呢,不过绅士总不缺乏耐心。何况现在的他真的挺缺乏好奇心的。

直到……

“哦该死的!Harry!Harry,你怎么会在这儿?!是我出现幻觉了吗?你不是,不,我是说,我亲眼看到你被一枪爆头了!!不,不对这不是重点,你活着……你真的,你没死吗?!”

本能直接接管身体,等Eggsy再回神,他已经在新任Arthur怀中哭了好一会儿了,且对方西装胸口的位置被他攥出2团深深的皱痕,他的一只罪魁祸手还在不停加深那处褶皱的程度。不过看起来对方并不介意他毁了自己的骑士铠甲,啊不对,是国王的战袍。Harry安抚的拍拍男孩儿的后背:“是的,Eggsy,我还活着。我想我们都该感谢Valentine先生的晕血症,作为正义的一员我必须得说,这真是太贴心不过的设定了。”

再次拍拍男孩的后背示意对方放手,Harry无奈的发现对方将他抱的更紧了。“放手Eggsy,你今晚可以来我家,我会把整个经过说给你听的好吗?现在坐回你的位置上去,我们该开会了。”

被巨大惊喜砸晕的Eggsy完全不知道今天一天自己是怎么度过的,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记得Harry早晨的邀约。还未到正式下班时间,他就跑去Arthur办公室门外来回踱步,时不时抬表张望,一圈一圈的用脚测试着地毯的结实程度。像只等待主人绑上牵绳出门放风的小狗。每个(故意)路过有幸目睹眼前场景的人都觉得忍俊不禁:

这才是大家熟悉的Eggsy,会说话的Mr.Pickle回来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