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ejue

Merlin/Roxy
如果有天他们在一起,一定是he的功劳!!
脑洞超级多的文笔渣懒虫……

弄假成真9(Merlin/Roxy,Harry/Eggsy)

第9章

虽说Roxy看上去一副斗志满满信心十足的模样,不过具体计划……还真没想好。


她还从没主动追过谁呢。姣好的外貌、显赫的家世背景,说她是上帝的宠儿也不算夸张。一直以来,“如何打发掉那些上赶着给她当狗皮膏药的追求者”才是困扰她的问题。追求这个词儿还是第一次作为一个动词出现在她的人生词典里。


不过…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作者真没见过)?Roxy买了几本类似《泡妞100招》《约会必去的20个地方》《教你如何抓住男人的心》之类的教参,又找了些网上推荐很高的言情向小说恶补了下追求常规流程。


虽然中途偶尔也会有想退缩换目标的时候。可一想起那天,男人一脸云淡风轻地公私分明和那一声声的Lancelot……女孩果断的把念头摁进垃圾桶。


就是他,也只是他了。

不会再有什么B方案C目标的。

Roxy对自己说,她已经做好破釜沉舟的心理准备了。


*

Roxy苦恼了很久。

要怎么才能不着痕迹的接近Merlin?这简直太难、太不可达成了!


这个男人精明、洞悉世情,而且还有超出她30年的丰富阅历和经验,想要骗过他的眼睛?简直是做梦。可就这样简单放弃Roxy也不甘心。


于是Kingsman总部最近常常出现这样诡异的一幕:Roxy一脸羡慕怨怼地盯着Eggsy黏在Arthur身边一脸兴奋地絮絮叨叨还狂摇尾巴的样子……


她的异样也被Merlin看在眼里。就他所知两个年轻人直之间并无暧昧。于是在拨出几秒钟时间思索分析后,Merlin将此定性为:任务空档期太闲导致的。


于是——


几天后


坐在邻座的这个金发中年帅哥是Roxy这次的任务目标,她要做的就是取走对方在三个月前牵线政府和某黑帮势力达成协议后私下里偷偷留下的副本证据的那个芯片。要说那个男人其实也没做错什么,这年头没点能保命的东西,谁好意思说自己能游走黑白两道(早被灭口了)。


问题是这男人做事太不地道,根据Merlin给的资料,目标在半个月前暗地里联系了3个他国官方势力意图出售这份证据丑闻。这可触及到政府好面子的那根经了。基于两方才有过合作,对方对于M16以及官方行动套路都非常熟悉,再加上一些不可言说的原因,一份委托函通过层层线人辗转送达Merlin手中。


这也是Merlin一直在等的机会——一个向国家政权示好、委婉表明立场的绝好机会。同时又符合Kingsman一贯不谄媚屈从与权势的小矜持贵族脾性。


双方一拍即合!


不过这个任务实在算不上多有难度。特别是在有一堆更好选择的情况下,资深骑士们都不怎么情愿去屈尊降贵接手,即使它象征着“政府和KSM(划掉)婚姻(划掉)友好的象征”也不行。


这事关骑士的骄傲。就像你不能派007去杀一只鸡,即使你告诉他这是为了英国和女王他也会先揍你一顿,最后再补上一枪。至于那只鸡?也许他会找个漂亮厨师上个床然后让她去杀……谁知道呢o(︶︿︶)o。


这就是它最后会落到Lancelot手上的原因。


Roxy正在听男人吹嘘自己拥有的财富和并不存在的显赫家世。她万能的魔法师在上,对男人的底细她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不过对方第一眼就把她误当成个初出社会、爱幻想、梦想着钓金龟婿的芭比小甜心了。于是她也从善如流:捧场的时不时掩口惊呼一下,用崇拜的眼神不时看对方一眼,然后迅速低头装害羞……把对方捧得满面红光,牛吹的更起劲更大声了。


Roxy不着痕迹的挪后小半步以免对方喷出的唾液溅到自己身上。她取出块与礼服同色的丝绸手帕挡住口鼻秀气地打了个喷嚏以掩饰自己的不耐。


不过她就要解脱了。

她已经找出芯片所藏的位置了。


抬起手一边暗中蓄力准备劈晕男人的Roxy不知怎么突然卸力,软若无骨的小手转而掩上自己描绘完美的唇瓣。然后女孩儿轻轻打了个呵欠。在放下手的时候她的手肘不小心扫到了放在桌子边沿的手袋,手袋擦着女孩的小腿脚踝掉到地上,发出一声轻脆响动。她轻呼一声,脸颊绯红。女孩不好意思的对男人笑笑,俯身去捡手袋。同一时间,男人迅速对吧台内的调酒师使了个眼色,只见调酒师做了个心照不宣的手势,状似无意地在女孩儿的香槟里投下一颗橙色药丸。药丸接触酒液的瞬间释出大量细密的气泡,随即很快消融在浅金色的液体中,不留一丝痕迹。


女孩儿把拾起的手袋搁在腿上,手仍保持着拾起它时的姿势。她的指甲尖儿因为紧张和过度用力泛起不健康的苍白。她轻声道了句“抱歉”,懊恼着自己的莽撞,也担心给对方留下不佳的印象。


男人眼中的得意一闪而逝,他摆出自己最真挚温和的表情安抚对方:“这没什么。”转而随口说起自己刚到英国时闹出的笑话,慢慢让女孩卸下紧张和戒心。


他自信得自负。他能有如今仪仗得就是自己看人的眼力以及对人心的揣摩。这种小女孩儿只需一眼他就能看透,但他就是乐此不疲。相较于那些成熟娇媚实则被满心算计欲望扭曲得可怖的女人,他偏爱剔透水晶的纯粹,更享受亲手打破那种美好的快感!


抬手看了眼手表。深夜了,他也该收网了。


“时间不早了,喝完这杯酒,我送你回家吧Natasha。我可不放心单独放一个美丽的淑女在夜里独自归家。”男人一脸温文的正色道。


“感谢您,您可真是个绅士。”女孩儿笑得甜蜜,两颊飞红眼若灿星。俨然是即将坠入爱河的少女。她双手举起7分满的香槟敬男人:“敬您的绅士精神。”然后仰起脖子小口小口喝完杯中所有液体。


“敬绅士精神。”男人眼中快速闪过一丝得逞和淫邪,也将酒液一饮而尽。


评论

热度(5)